日军对泉州的侵略罪行

抗日战争时期,地处福建东南的泉州虽然不是沦陷区,但同样遭受日军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各种侵略。面对日军的暴行,泉州人民奋起斗争,团结一致共同抗日,给予了侵略者毫不留情的打击。

  一、日军侵略泉州的罪行

  政治上扶植汉奸势力,祸害百姓。抗战期间,日军在福建欲重演华北事变,企图假借闽人自治,因而不断加快对土匪、汉奸等势力的扶持,实施其“以华制华”的毒计。在1936年7月前,日军就派铃木三郎化名杉村,作为闽省伪自治委员会军事委员从事自治会筹备和发展事宜。铃木三郎联络闽省各地匪首为各地的策动主脑,其中就有德化的匪首张雄南及其侄张克武。这些土匪平时掳人勒赎,残杀百姓,祸害乡里,可谓无恶不作,得到日本人的扶植后更是作恶多端,刺探军情,伪造货币,引诱闽人加入日籍,不断扩大作恶的势力。1936年,日本参谋本部驻沪情报处军事谍报员高桥赴闽与驻闽日总领事中村丰一、闽省伪自治委员会军事委员铃木三郎密商组织所谓“自治军”,委派张雄南为伪福建和平救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张克武为德化伪自治军司令。此外,日本人还假借招募矿工为名,在泉州、惠安一带招募壮丁赴台湾实施军事训练,准备于必要时遣回原籍充作先遣队内应。另外,日本人原田幸雄发起组织“敬佛会”,在厦门新南旅社设立机关,在泉州设立分会,以敬佛为名,联络各地流氓土匪进行种种阴谋活动;日本人土桥大郎秘密在安溪、晋江等处设立“生命保险株式会社”,专以拉拢各地土匪、扩充汉奸组织为目的。

  经济上靠掠夺和走私等手段搞破坏。七七事变之前,日军就开始唆使日台浪人开展烟赌娼及走私等不正当营业,以破坏福建的经济,泉州也深受其害。1936年5、6月间,台督府驻闽特工特派员桑原义夫召集会议制定对闽侵略手段,即:“须先切实扶助走私之进展,以为政治夺取之张本,……夺取航权,……获得福建矿产开采权。以台湾为中心,设立大规模之信托公司,吸收矿产、渔业、土地等权利,并举行日货巡回展览会,作普遍之宣传,以扩大推销私货之地区。”其对闽经济掠夺之心昭然若揭。日军对泉州经济的掠夺和破坏同样十分卑鄙。1936年6月15日,台督召集会议决定一系列侵略阴谋,其中就有“供给民军枪械军费,换取安溪矿”的诡计。可见日军对于掠夺泉州的资源是虎视眈眈的。与此同时,对泉州百姓的物资抢夺也是赤裸裸的:1938年冬,惠安峰尾一艘货船载糖货2000担在浙江海面被日军劫走;1940年7月间,仅泉港峰尾一地的货船就被日军抢走红糖8.3万斤、桂圆干3.3万斤、纱布棉花960多件、鳗鱼6万斤以及盐无数。1939年1月30日,日军将储存在金门的500余箱烟土利用汉奸运往漳泉销售。1940年,晋江县永宁、沙岗、蚶江、深沪、围头、陈埭等地走私猖獗,走私货物大都来自设在鼓浪屿海面的日货交换站。日军这种公然的掠夺、抢劫、走私使泉州百姓损失惨重,深受其害。

  军事上实施暴行残杀泉州人民。从1937年5月底开始,日军在军事上就以极其残暴的轰炸、炮击、劫船、枪杀等手段残害泉州百姓,欠下一笔笔血债。

  日机狂轰滥炸。1937年5月31日上午,日机7架轰炸惠安县城,炸死8人、重伤4人,自此,泉州百姓开始陷入日机滥炸、惊恐不安的痛苦深渊。日机的狂轰滥炸尤以1938年和1939年为烈,群众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据不完全统计,日机轰炸泉州全境从1937年5月开始,到1943年9月底,共实施33次轰炸,出动142架次飞机、投弹268枚,造成泉州百姓伤亡437人,炸毁房屋、店铺、学校、船只无数,给泉州人民造成空前的灾难。1941年3月3日上午8时半,泉州城的百姓陆续走上街头,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一架日机飞入泉州城上空盘旋数圈后,突然向中山南路、万寿支路、水巷及聚宝街等人群密集处投下7个炸弹,除一弹落水外,其余6弹在人群中爆炸,瞬间血肉横飞、断头残臂、呼天抢地,触目惊心,十分惨烈。这次轰炸造成泉州百姓伤亡52人,炸毁房屋14座,史称“三·三血债”。日军对泉州百姓这种“无差别轰炸”的罪行令人发指。

  炮击和劫船。除了空中轰炸,日军又动用军舰炮击、抢劫泉州沿海手无寸铁的百姓,造成沿海百姓生命和财产的严重损失。1937年5月25日,日军军舰就开始猖狂地在惠安秀涂海面肆行搔扰。次年5月17日清晨,日军军舰炮击晋江溜沃、围头、金井各乡,发弹数十发;中午,日舰又炮击崇武。1939年5月,惠安峰尾三桅大船2艘在浙江海面被日军劫走,船员2人被打死;6月22日,又有一货船在浙江台州海面被日军劫走,船员21人惨遭杀害。此后,日军不断抢劫泉属运输货船及渔船,杀害船员、渔民。1940年7月,惠安大岞5艘渔船在台湾海峡被日舰劫走,57名渔民被囚于台中监狱,其中29人被杀害,28人被押往南洋充军。1940年7月15日下午,日本战舰5艘在崇武半岛海域骚扰,先后撞翻20多艘渔船,渔民100多人落海,被日军当作活靶射击,当场死亡20多人,尸漂海面,惨绝人寰。1941年1月20日下午6时许,日军航空母舰一艘抵晋江祥芝海域,开炮轰击;又派出飞机一架盘旋扫射,祥芝渔民死伤5人,渔船被毁4艘,房屋倒塌多座。

  制造惨案及毒杀华侨。1940年7月16日,日军200多人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分2路从外高和梅林登陆,进犯永宁。驻外高村的20多名海防战士虽然浴血奋战,终因力量悬殊,难挡凶悍的入侵者,全部壮烈牺牲。日军占领永宁后,就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日军所到之处,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十几个村庄惨遭其害,焚毁船舶近300艘、房屋90多座、学校3所,杀害村民80多人,伤10余人,财物被抢劫一空,史称“永宁惨案”。同日,日机6架分2批侵入崇武、獭窟等地轰炸。同时,日舰向陆上开炮轰击。稍后,日军300多人从后海、三屿、港亁等处登陆,窜入崇武城,另一支日军200多人从獭窟登陆。日军登陆后一路烧杀抢掠,仅崇武一地民众死伤145人,被烧毁渔、商船436艘,烧毁房屋556间、庙宇1座,其他财产损失无数,史称“崇武惨案”。日本侵略者制造这两起惨案使永宁和崇武百姓遭受空前的劫难,数以千计的渔民、船民流离失所,生计无着,惨状难以言喻。1940年1月下旬,泉州地区出国华侨约700多人,由泉州港乘“智多”及“圣路沙”号两轮至鼓浪屿前往南洋各地。抵鼓浪屿后,被驻厦门的日军拘禁于虎头山风台厝,被借口防疫逐一强迫注射毒针。华侨同胞到菲律宾后,毒发身死者甚多。这是日本侵略者对泉州人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荼毒金门百姓。1937年10月26日5时,日舰炮击金门古冈、金水等处。9时,敌机2架低空扫射,掩护舰艇8艘载日军数百人在金门登陆。金门原属国民党军第157师作战地境,地广兵单,该岛未派兵守备。11时,金门地方人士曾与敌抵抗,虽坚持苦战,终因敌众我寡,被敌缴械后,被日军机枪扫射而死。日军上岛后严查户口,壮丁均被残杀,无一幸免者,金门遂告失陷。日军据岛后,先后在后浦、沙美成立伪地方治安维持会,对金门实施各种侵略,其中最恶毒的是实施毒化政策。其一是强迫种烟。日军强迫金门农民种植烟苗,每农户须种植一亩以上,违者即拘送海军部严施体刑。据记载,金门全岛普遍种植鸦片6000亩左右,每年获生膏5000余斤,由日军统一收缴,再推售到内地。其二是设置烟厕供民吸食。据档案记载,当时日军在全岛共设22所烟厕供吸食,且每所每月强制配售150两,致使吸食成瘾甚深者达百余人,吸食未成深瘾者不计其数,严重摧残金门百姓。此外,日本侵略者还在金门各村镇遍设日语讲习所,强迫儿童入学,以“日华亲善”等为教材,施行奴化教育,其险恶用心由此可见。

  二、泉州人民的抗日救亡斗争

  泉州人民有着反侵略的光荣传统。九一八事变后,泉州各校学生纷纷走出校门,举行集合游行,成立学生反日救国会。而后,为更广泛地开展反日斗争,1931年9月30日,成立晋江各县反日救国会,组织召开救国大会并举行示威游行。同时,各校组织宣传队、纠察队和义勇队,开展抗日宣传和抵制日货运动,掀起抗日救国的热潮。一二·九运动爆发后,泉州热血青年再次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号召各校学生团结起来,援助华北学生爱国运动,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七七事变后,日军全面侵华。在这危急时刻,中共中央发出“共产党员应实际上成为各地救亡运动与救亡组织之发起人、宣传者、组织者”的号召,中共泉州地方组织坚决执行中央的指示,广泛发动各阶层人士和广大民众加入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来,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

  成立各种抗日救亡团体。九一八事变后,泉州社会各界满怀爱国之情,迅速行动起来,成立各种抗日救亡团体开展救亡活动。1931年9月,泉州学联和各校师生就联合工人、店员组织泉州反日救国会,开展宣传反日救国和抵制日货的活动。1933年4月,中共惠安特支组织东北义勇军抗日后援会,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募捐慰问品,发动学生写慰问信,以实际行动支援东北人民抗日斗争。1935年12月下旬,泉州各中学师生响应北平学生一二·九爱国运动,成立晋江学生援助华北学生救国运动联合会,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1937年8月初,泉州国民党当局成立了各党派联合组织的福建省抗敌后援会晋江县分会(简称晋江县抗敌后援会),中共晋南工委书记李刚指派中共党员辜仲钊组织人员参加晋江县抗敌后援会。与此同时,其他各县也先后成立抗敌后援会和妇女抗敌后援队。紧接着,泉州社会各界也都行动起来,相继成立了泉州文化青年抗敌后援会、泉州民船船员抗敌后援队、泉州文化青年抗敌服务团、晋江妇女抗敌后援队、泉州人力车工人抗敌后援队、工人抗敌后援队等。在泉州的台湾同胞也组织抗日复土同盟会。中国回教救国协会福建分会也在泉州成立。这些抗日救亡团体建立后,积极开展慰劳、征募、宣传、罢工罢课、抵制日货等抗日工作,唤起了泉州百姓的爱国救亡热情,成为泉州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活跃组织和坚强后盾。

  各种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泉州各种抗日救亡团体建立后,深入开展抗日宣传、慰劳将士、抗敌募捐、救助难民、抵制日货等运动,激起了广大民众的爱国救国热情,影响很大。1931年10月6日和1933年6月7日,泉州各界两次总罢业,分别有2万余人参加集会游行,形成声势浩大的抗日浪潮。在抗日救亡运动中最活跃的形式是进行抗日救亡宣传。以共产党员为主要骨干的晋江县抗敌后援会成立了宣传工作团,组成若干宣传队,分赴南安永春、安溪各县乡村演出、讲演,组织讨论会,举办抗战刊物展览等。每到一地,观众云集,反响很好。泉州音乐界成立晋江抗敌歌咏研究社,中共泉州中心县委以此为基础组成宣传工作团歌咏教导团。各县的抗敌后援会以共产党员为骨干也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抗日宣传活动,有抗战形势讲演会、歌咏大游行、画展、抗日剧演出、抗敌灯谜晚会等。泉州抗日救亡运动的深入开展,激起了广大民众的爱国救国热情。

  积极自救,守望相助。抗战全面爆发后,泉州人民很快行动起来,积极开展自救。1937年9月中旬,晋江县总工会成立工人抗战后援队,下设运输、交通、担架3个大队、28个中队和一个独立小队,共有队员1700多人,随时准备投入抗日救援。1938年3月,南安县开始自毁公路以防日军入侵。此后,泉州沿海公路、泉永德公路、福泉公路等陆续自毁,以防日军入侵。同年6月,停泊在石井港的“泉州”、“涵江”、“永乐”、“福泉”等4艘轮船被凿沉,以防日舰驶入安海港。与此同时,泉州成为厦门和金门的迁移后方,接收了大量难民和机构迁移。1937年10月和1938年5月,金门、厦门相继沦陷后,一批批难民逃往泉州,泉州地方当局和抗敌后援会在开元寺温陵养老院、平民救济院、妇人养老院设难民收容所从事救济,为时3个多月,收容难民近5万人。1939年1月,华侨叶乃矧、商户苏由甲捐资倡办德化凤林慈儿院,收容永春、德化、大田县孤贫儿童及前方阵亡将士遗孤。4月,德化县接收来自厦门、金门、莆田、晋江等地难民684人。1937年10月和12月,厦门集美中学、师范、商业学校、农业职业学校、水产航海学校等相继迁到安溪。为避免日机轰炸,在泉州的省立晋江中学、泉州泉中、培元中学、晦鸣中学、民生农校养正中学等也相继内迁德化、安溪及南安等。泉州人民的积极自救和守望相救成为闽南人民抗日救亡运动中特别的内容。

  武装自卫,保国保乡。厦门、金门相继沦陷后,泉州地区成为前线,日军飞机时常入侵沿海集镇上空搔扰破坏,形势骤然紧张起来。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精神,决定在晋江、南安地区广泛发动群众,组织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8年10月,泉州中心县委邀请晋江、南安24个乡的28个联保主任到南安官桥深坑乡举行联席会议,作出了建立晋南联乡抗日自卫队的决定,提出了保国保乡的口号。泉州各界人士对建立抗日武装都十分支持,许多人争着报名参加抗日队伍,还纷纷捐饷捐粮。通过一段时间的组织发动,晋南联乡抗日自卫队迅速发展到2000多人,配备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对泉州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起了较大的鼓舞作用。在泉州人民反日抗日热潮下,当地的汉奸组织“中日防共恳亲会泉州分会”、“泉厦第十二战区同盟会”和“白衣军党”均被破获,而德化匪首张雄南亦在1939年5月被剿而毙命。1940年4月19日,南安水头、石井、莲河、大嶝及金门等地抗日志士组成的“金门复土救乡团”40余人,配合国民党军夜袭金门之侵犯日军,歼敌50多人,缴获机枪2挺、步枪10余支。泉州人民的武装自卫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军的进犯。

泉州市

福建四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泉州排第一,宋元时期为世界第一大港

2021-10-8 0:57:21

泉州市

为什么说福建泉州人都那么有钱?

2021-10-8 2:16: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